白执

这里白执w/现在混恶狼游戏和我的英雄学院,基本上所有cp都吃,但是bg坚决不吃/超级低产/欢迎扩列w
QQ:2959084072
【对啦对啦,画画写文都不好见谅啦】

女儿~!超级可爱der~!(但是画的好丑...窝在墙角...)

大女儿...顺便拿来做头像...

自己人设的q版...(依然渣...哭死在墙角QAQ)

这个是那个什么,自己的人设来着,是画完互绘之后,瞎几把乱搞出来的(依然是不会画侧脸的一天...)
常服有两套,这个是其中一套,我比较喜欢另一套,但是太难画,就不画了你信么?(其实只是因为要睡了...)

第二次用水彩...不要问我第一次去哪里了,太丑了...

自己的人设,是黑掉之后的,第二个是头像,瞎几把乱搞的头像,画功依然这么渣(扶额式暴风哭泣)

终于临摹完了,半条命没了,没原图真是要命了QAQ(难道我会说本来是在纸上打了个草稿,但是没没勾线然后由于整整一年多没动过,所以原图不见了么,然后又正好想试试扫描,就把草稿扫描进电脑了么,然后画的)

【恶狼游戏】天使与恶魔

ooc依旧(本人彻底哭死在墙角)

天使伦太郎x恶魔雪成

雪成不知道自己是个恶魔什么的,然后还经常倒霉。伦太郎说是个天使,没有半分天使的样子。雪成是个作家。然后天使和恶魔是不可以在一起的,这是必须遵守的规定。

开学当天。

“你好呀~♪你叫什么呀~♪你也是天使么?”伦太郎站在校门前,看着眼前软糯的雪成,就想要对他恶作剧,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个天使,却有个欺负人的心。“我...我叫霜月雪成...我不知道我是什么...”雪成看着眼前奇奇怪怪的家伙,一点也不想要跟他有什么交集。“霜月雪成?好名字~♪我就叫你雪成啦~♪对啦~♪我叫森伦太郎~♪”伦太郎说着就勾着雪成的肩膀往学校走,一边走还一边和雪成聊天,雪成因为伦太郎的怪力只能乖乖的跟着伦太郎往里走,本想着到了教室就不用看见伦太郎了,自己再倒霉也不会倒霉到这种程度吧,说着还向神明祈祷,但是雪成可是个恶魔啊,怎么会成功呢。

雪成可能是出门没有看黄历,竟然和伦太郎坐在了一起,雪成想着这可能就是命,然后对边上正对着自己微笑的伦太郎开口:“我们以后就是同桌了...请多关照。”“嗯嗯~♪”伦太郎看着雪成好像有些嫌弃自己,但是完全不在乎。

上课,雪成可能是因为前一天晚上赶稿子的缘故,有些困,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伦太郎看着雪成睡着的样子,戳了戳雪成的脸,然后熟练的从包里拿出一只记号笔,在雪成脸上开始作画,然后假装若无其事的继续听讲,只可惜雪成脸上有了一只小王八。

下了课,雪成显然不知道自己的脸怎么了,平静的走向厕所,一一只野生的律突然出现,指着雪成的脸笑道:“哈哈哈哈哈,雪成,你的脸...你的脸怎么了?不行了笑得肚子疼...你自己去厕所看吧...”然后就捧着肚子走掉了。雪成立马跑去厕所,然后就看到了脸上的王八,心想:肯定是伦太郎干的,他真的是天使么?然后就在指尖汇聚了一点光,这时有人看到一定会惊讶,因为雪成汇聚的光是黑色的,那是恶魔才有的光,但是显然雪成完全不知道这种事,他只知道自己好像有什么力量,但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雪成把光放到脸上,王八立马就消失了。

到了晚上,雪成打算去宿舍,结果伦太郎跟了雪成一路。雪成只能停下脚步转身,:“伦太郎,你跟着我干什么?”“我跟你一个寝室啊~♪”伦太郎举起自己手里的钥匙,上面的号码和雪成的一模一样,雪成哑口无言,继续往前走,伦太郎就一直看着他,看的雪成背后发毛。

伦太郎和雪成就这样“和善”的相处着。在此期间,每次雪成只要倒霉的时候,比如平地摔,眼镜不见了之类的事,伦太郎都会伸手帮助他,但是大多数时候其实都是伦太郎在恶作剧,只是可怜雪成什么也不知道,还对伦太郎改变了想法,认为伦太郎可能是个好人。而伦太郎在此期间,发现雪成好像还挺可爱的。

某天晚上。

“伦太郎,你真的是天使么?”雪成坐在床上,认真的看着伦太郎。“是啊~♪需要证明么?”伦太郎看着雪成发问的样子,想到一个好点子。“嗯”雪成点了点头。“那...你给我亲一口...我就给你看~♪对啦~,你主动哦~♪”伦太郎说出了这句话,让雪成亲一下脸是伦太郎一直的愿望,可惜没有实现过,至于kiss伦太郎还没想过。“我...”雪成低头想了想,好奇胜过了理智,雪成附身,然后在伦太郎的嘴上蜻蜓点水的来了一下。“可以了么?”雪成低着头,不敢看伦太郎的脸,雪成想着:我的脸好像烧起来了一样,好烫啊。要是雪成抬头,就会看见伦太郎的脸也有些红,眼睛里满是震惊,显然没意识到自己好像赚了,然后下意识眨了眨眼,咳嗽了两声,恢复了理智,对雪成开口道:“看吧~♪”雪成抬起头,看着伦太郎,伦太郎的周身泛着白光,然后白光突然加强,雪成捂了一下眼睛,感觉到光变弱了,就放下了手,此时伦太郎已经变好了,一双白色的巨大羽翼,头上还顶着一个黄色的环,伦太郎看着雪成,开口道:“这下你相信我是天使了吧~♪”“嗯...我好像不是天使...我和你...不太一样...”雪成看着伦太郎的样子,开口道,说着还在手心凝聚了一团黑色的火焰,“你看...你是白的,我是黑的”“...你是恶魔”伦太郎看着雪成手心的光,顿了顿就平静的开口道,想着:就算雪成是恶魔,也是我喜欢的人啊。

后来的某一天。伦太郎向雪成表白了,雪成答应了,两个人甜甜蜜蜜的过了好几天,直到那一天...

“雪成~我回来啦~♪”伦太郎拿着一盒章鱼烧回到寝室,寝室里一片狼藉,雪成正倒在血泊中,脸色苍白,伦太郎立马跑到雪成身边跪下,发现雪成已经死掉了,然后就探测了一下,伦太郎没想到杀死雪成竟然也是天使。伦太郎立马飞回天上,去找天使们理论,却不想众天使已经在等待着他了,两个护卫立马绑住了伦太郎带到了审判台。“森伦太郎,你可知罪?!”一个六翼天使正站在伦太郎面前 “我何罪之有”伦太郎完全不能理解法官的话 “你试图和恶魔在一起,这反了《天使法》中最严重的一条:禁止与恶魔产生爱恋”“什么《天使法》都是谎话连篇”“森伦太郎你竟然不知好歹,来人,带下去终生监禁,直到他知错为止!”说完伦太郎就被押进了一个浮在空中的铁笼子里,每天都有人来审问伦太郎是不是知错了,但是伦太郎的回答从来都没变过,也因此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有的已经成了疤,有的还流着血...就连翅膀都变得破烂不堪,但即使如此,伦太郎从未屈服。因为除了询问员,别人禁止前往去观看,所以导致天上有了一个传闻:据说在笼子里关着一个天使,他天天发出惨叫,估计是个疯子。只有伦太郎自己知道,他从来没疯。

这样过了二十多年,突然有一个天使拿着照片告诉他,雪成结婚了。伦太郎瞬间就崩溃了,他不敢相信雪成结婚了,这样的打击下伦太郎真的如传闻一样疯了。

在那之后,询问人员问他话,他就没说过话,没有答应也没有反驳,打他抽他也仍然一言不发,就好像感觉不到痛了一样,没人的时候就抱着自己窝在角落里,一点一点的扣着自己身上的痂,看着血流出来,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还活着。所有人都说伦太郎真的疯了,彻彻底底的疯了。

某一天夜里,伦太郎恢复了神智,然后就平静的汇聚了全部的力量,把自己炸死了。据说那天天上乱了套,以笼子为原点,附近的房子全毁了,街道也塌了。不只是天上,人间也乱了套,据说那天有一颗流星落在了一栋屋子上,屋子瞬间就灰飞烟灭了,里面的人也没有幸免,据说主人叫什么霜月雪成吧,没多少人清楚,毕竟这家人是刚搬来的,只是可怜了那个出生没多久的孩子了。

【恶狼游戏】遗愿

ooc依旧(抱住自己哭晕在墙角)

医生伦x绝症雪(同居中)

“我回来啦~♪”伦太郎抱着一堆吃的从门口进来,然后看着坐在餐桌上的雪成,雪成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对生活还抱有什么什么不切实际的希望的样子。“嗯...”雪成看着伦太郎抱着一堆东西的样子,想着要不要作为奖励,笑一笑让伦太郎开心一下,事实是这么想的时候就这么做了,一个微笑早已浮现在雪成的脸上,伦太郎看着雪成的微笑,放下东西,然后揉了揉雪成的头:“终于笑啦~♪”“嗯...”雪成显然是习惯了伦太郎摸头的举动,但还是有些害羞,低下了头,在雪成苍白的脸上有着一抹红晕。

晚上,雪成和伦太郎正吃着晚饭,伦太郎在一边嘀咕:“好久没有解刨尸体了...好没劲啊~♪”“伦太郎,反正我也快死了,拿我解刨好了”雪成看着伦太郎的脸,脸上仿佛都写着认真两个字。“我可是医生,才不会解刨病人呢~♪”伦太郎显然是习惯了雪成的这个举动,顺口的念出了这句话,然后继续吃饭了,雪成看着伦太郎的样子,知道又没成功,就继续努力的尝试把饭吃下去,即使没有一点胃口。

深夜,在厕所是一阵阵的呕吐声,雪成正抱着洗漱台,往里吐着东西,呕吐物里还有着一些血丝,雪成看着这一幕,平静的打开水龙头冲掉了呕吐物,然后洗了洗嘴,伸手拿了块毛巾擦了擦嘴,打算若无其事的回去接着睡,但是一个转身伦太郎真站在自己身后,他显然有些忧虑,开口道“又吐了?今天的饭还是没能消化么?而且已经吐出血了对吧?”“吐了...嗯,是没消化...又要吊葡萄糖了,对吧?”雪成回避了最后一个问题,装作若无其事的回答。“不要回避最后一个问题,是不是吐出血了?”伦太郎看着雪成,显然有些生气雪成的回避。“嗯...但是没事的...反正活不久了...”雪成看到伦太郎像是要生气的样子,只能回答了。“我一定会治好你的...”伦太郎一把抱住了雪成,然后发誓,虽然伦太郎自己也知道可能性很小。

雪成的身体每况日下,越来越不好了。

某一天,伦太郎在打扫雪成房间的时候,找出了一个瓶子,里面放着的正是自己给雪成吃的药,而雪成显然是没吃的样子。雪成就在这时进房间了,看到伦太郎拿着瓶子,瞬间慌了神。“雪成...这...是怎么回事?你没吃药对吧?”伦太郎转过身看着雪成,眼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烧。“嗯...吃药也没什么用...所以就没吃...早死早超生...我多活一天就多一分痛苦...”雪成看着伦太郎的样子,有些心虚,低着头拽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