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执

这里白执w/现在混恶狼游戏和我的英雄学院,基本上所有cp都吃,但是bg坚决不吃/超级低产/欢迎扩列w
QQ:2959084072
【对啦对啦,画画写文都不好见谅啦】

梦(一)

                       梦的开始

   “梦是什么呢?”一位稚嫩的女孩坐在冰冷的椅子上,双眸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液晶显示屏。紧接着,液晶显示屏上出现了一行行的字,还伴随着冰冷的电子音“有人说,梦是现实里不能满足的东西,有人说,梦是一场场奇妙的旅行,有人说,梦是有自己创造的世界...总而言之,每个人都有梦”


  “那...为什么我不会做梦...”少女抬起头,眼里是些许的不解,深邃的双眸望着眼前自己造出的机械,仿佛试图从中读出些什么来,但是事实是什么也没有,只能失望的低下了头。


  是的,这位少女患上了罕见的失梦症,顾名思义,就是不会做梦。这种病不知从何而来,患病者身体与他人无疑,甚至更好,但往往活不久,因为没有梦,他们在夜里无法获得良好的休息,他们往往在一些方面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但往往因为还没开发,就受不了而自杀了。


  而这名少女在机械开发方面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所以她制造了这台有着自助思考能力的机器,它一直陪伴着少女的成长,也通过自己的努力,而让少女可以不被无梦所打扰,但是造梦或许有些太难了,但是未来会怎么样,谁知道呢。


【恶狼游戏】轮回

      “死了啊...这里就是地府么...好大啊...话说,我是谁来着?”雪成撑起沉重的身躯,看着眼前的场景,各种奇奇怪怪的生物在这里行走,什么牛头马面,妖魔鬼怪,无所不用,刷新了雪成的世界观,然后记一突然间接踵而至“啊..恶狼游戏之后,我好像死掉了...记不太清楚了...总之跟着大家一起走就行了吧?”雪成拍了拍衣服上的灰,混入了人群,但却正好错过了后面的伦太郎,两人就这样错过了。
      孟婆店铺前“喂!!!就你!!!过来!!!”孟婆一手端着汤,一手指着伦太郎。“诶~♪不要这么凶啊~♪”伦太郎看着眼前明明长得很好看,但是却凶巴巴的孟婆,乖乖的走了过去“喝掉,这个是特质版的,你前世干的事情太厉害了,要喝特制的才行”孟婆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假话,看起来十分的真诚。“诶?好”伦太郎没有怀疑什么,乖乖的喝下,然后就被人一觉踹下去了。“你过来!”孟婆又气势汹汹的指着雪成开口。“我么?”雪成看了看周围,然后怀疑的走了过去。“我是孟婆,你想要拥有今生的记忆轮回么?只需要你付出一个小小的代价,不过如果你再次和伦太郎在一起,就不用啦!”“什么代价?”雪成感觉那里不太对劲,怀疑的开口。“灵魂!你的灵魂!!!我需要你的灵魂,不过不是炼药什么的,而是我需要有一个可以服侍我一辈子的灵魂而已,一个人看铺子太无聊了!”雪成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点了点头“好。”然后就被踹下去了。
     “你说,他们还会再一起么?不在一起的话,可是要给我钱的哦”孟婆挥了挥手,只听见远方传来一个声音“才不会呢!你这个就知道钱的老婆子!!!”
       人间十八年后。
       “孟婆的信上说,伦太郎会出现在这里的啊...”雪成拿着信里的地图,仔细的比对。就在这时,伦太郎牵着一位女子的手缓缓的向雪成走来,雪成想要开口,伦太郎却径直走过了。雪成下意识转头,却听见伦太郎和女子的谈话。“伦太郎,刚刚的人是谁啊?好像认识你哦”“不知道,认错了吧...”
       雪成看着这一幕,心中不知为何一阵绞痛,看了看自己的手,却发现手渐渐变的透明了起来“要走了啊...孟婆的话果然不是说说的...伦太郎,祝你幸福...”然后雪成就消失在了空气里,仿佛从未出现过。
      几百年后的地府。
      孟婆的店里多了一个常年遮着脸的男子,他很勤劳,很温柔,也很聪明。只是没人见过他的真容,有人问他为什么,他甚至可以轻松的谈起“我,叫霜月雪成...我回地府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有只眼睛瞎掉了...所以才用刘海遮住眼睛”听的人无比心疼,他却好像只是在描述一个道听途说的故事。经过这百年时光,雪成已经放下了。伦太郎曾经有一次意外恢复记忆,回来找过他,但是雪成却拒绝了,因为他没有自由,一辈子都要给孟婆打工,但是伦太郎不一样,他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所以雪成选择放手,也在那时,放下了伦太郎。

这两天画的沙雕玩意儿,摸鱼是我快乐,第二张是自己人设穿了伦太郎的衣服(ps:人设其实是直发)图二是人设很多时候的样子,衣服其实是不固定的

画了三种衣服...选不定(心塞塞,我的goushi审美没救了QAQ)(想拿来当新的人设啊啊啊啊啊啊!!!本来的人设变回儿子好了)

新的人设...说不定,本来是儿子的...结果...(人设是个男的...说不定,过段时间,就又变回儿子了...不虚不虚)

【恶狼游戏】被子精的纠缠

被子精x上班族

这次是糖,放心放心(没有刀子,导致了短小的问题,求不打)

依然ooc(哭晕在墙角)

“唔...上班时间到了...”雪成看了看边上的闹钟,揉了揉眼睛然后拿起桌子上的眼睛带了上去。正当雪成打算掀开被子下床的时候,被子死死的纠缠住雪成,不让他走,然后被子渐渐化成人形,像个八爪鱼一样抱着雪成,还一脸委屈的开口道:“雪成~♪你怎么又要去上班啊~♪不能陪着我么...”“伦太郎,乖...我不上班,不能养你。”雪成被伦太郎抱着,习惯性的红了耳朵,然后安抚着伦太郎。伦太郎想了想,还是松开了雪成,但还是不死心的说:“你真的不再睡一会儿么?我很暖和的~♪”“不了...完了完了!迟到了”雪成说完就开始急匆匆的换衣服,然后热了杯牛奶,拎起包,就立马出门了,出门前提醒伦太郎:“伦太郎,你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啊!”“知道了~♪路上小心~♪”伦太郎看着已经走了的人儿,砸了咂嘴,然后就起身看电视等雪成回来了。

晚上,雪成正在写文案的时候,伦太郎走过去扒在雪成身上,对着雪成的耳朵吹气。雪成被吹的红了耳朵,只能无可奈何的让伦太郎回去,告诉他自己马上去睡,然后想要继续写文案。伦太郎显然不相信雪成会很快就去睡,继续扒着雪成,还在不停的捣乱,比如遮住雪成的眼睛,盖住电脑屏幕之类的,玩的不亦乐乎。雪成没有办法,之好保存了还没写完的文案,然后走到床边,躺到床上,伦太郎变回了被子,雪成就拉了拉被子,睡觉了。

他们一直这样美好的生活着。

我...又开始随便乱画了...依然很渣(心塞塞)

【恶狼游戏】我的决定

花吐症x赤花症
ooc依旧...(哭晕在厕所)

“早~♪”伦太郎在雪成家门口等着雪成,看到雪成出来立马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挥了挥手。“早...”雪成看着伦太郎的笑容...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但还是回了一声,然后自顾自往前走去。伦太郎立马小跑跟了上去,然后在雪成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两个人互相喜欢着彼此,也心知肚明,但是都没有说破罢了。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过下去...知道伦太郎得了花吐症,而雪成得了赤花症的那一天...

“雪成,我得了花吐症了...”伦太郎看着雪成,满不在意的笑着,但是有些勉强,仿佛笑容只是为了让雪成不要那么担心自己,一边说话,伦太郎还在一边吐花出来。“伦太郎你没事吧?”雪成看着伦太郎的样子,不免有些心疼。“我...我没事啦~♪医生说只是小病~♪过几天就好啦~♪”伦太郎知道这病只有自己心爱的人吻了自己才能好...但是他希望雪成不是因为自己生病了才吻自己,而是他自己想吻了,他不愿强迫他做他还没准备好的事。

雪成以为这只是小病,便也没有太过于在意。可是看着伦太郎的身体愈来愈差,脸色越来越不好,雪成意识到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了,正打算回家搜一下,却突然昏倒在路上。一觉醒来自己已经待在医院里了,头也有些疼。医生告诉雪成,他已经得了赤花症,唯一方法就是让心爱的人恨自己,雪成顺便还问了问花吐症的事,下了一个决定,但却还是有些犹豫。

某一天,雪成看着伦太郎,还是开了口:“伦太郎,我想去你家住一晚。”“好呀~♪随时欢迎雪成你~♪”伦太郎依然是那样温柔的看着雪成,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只有他那苍白的脸和不断吐出的花朵证明了他快要不行了。“嗯...”雪成看着伦太郎的样子,眼里有着别人看不懂的东西,即便是伦太郎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也没有看懂。

晚上,伦太郎睡在上铺,这个是雪成强烈要求的,伦太郎没有办法只能从了雪成的意思。雪成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木板和伦太郎聊天:“伦太郎,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怎么样?”“雪成~♪你说什么呢~♪你怎么会不在呢~♪”伦太郎不假思索的说出这句话。“没事了...睡吧...”雪成看着木板,发呆了许久,随后有些伤感的说了这么一句。伦太郎有些奇怪,但看到夜已深了,便打算第二天再去找雪成问个清楚。

深夜。雪成偷偷的从床上下来,然后踩着梯子往上走了两格,轻轻的吻了一下伦太郎的嘴唇,然后轻轻的回到自己床边,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张纸放在了桌子上,又拿了一只笔压着,就偷偷的离开了。

第二天,伦太郎一醒过来就下床去找雪成,但是除了桌上的纸,什么都没有了。伦太郎只得拿起纸看了起来。

我亲爱的伦太郎:
      当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你身边了。我得了赤花症,原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的病只有让你恨我才能康复,而你的花吐症,我从医生那里知道了,只要我吻你就能好了。所以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个,不是你恨我,你失去解药死了,就是我吻了你,我死。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我想了很久,但是我还是要这么做。我打算治好你的病,然后离开。我希望你忘了我,重新找别人吧。

                                       霜月雪成

伦太郎看完纸,滚烫的泪水不由的从眼眶滑落,浸湿了手中的纸张。伦太郎开始寻找雪成的漫漫长路。

几天后,有一条新闻播报:“各位观众朋友们好,在xx公寓发现一名男性尸体,经调查,男子为霜月雪成,死于赤花症。该男子眼里开出了一朵美丽的花朵。”在听到这条新闻之后,伦太郎就人间蒸发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去干了什么。

终于画好啦~!(激动)
依然很渣...(背景是随手找的...心塞塞)

新女儿...依然画的不好看...心塞塞...